“21世纪 和平”宣言

21世纪寄托着全球人类的希望。世界还处在一种威胁之下——全球战争。根据学者计算,人类文明共经历过1万5千多次战争,也就是每年发生3次战争。数以万计的人死于战争,许多的国家、城市被摧毁,许多的文明遭到毁灭。

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科学达到了了惊人的发现,创造出新一代技术。人类发展渐入佳境。世界迈向第四次工业革命。许多疾病能够被治愈。然而,战争的流毒继续威胁着人类。军工工业还在成倍增长,是许多国家重要的经济来源。战争也是许多国家的公民重要的死亡原因。

战争的流毒更伸向了未来的人工智能。军国主义思想悄然深入人类的意识。目前,已有超过十亿的小型武器掌握在平民手中,每天数千万平民因此死亡。国际关系冲突风险加剧。武装冲突影响范围触及前两次世界大战历史作战区:东欧,北非和中东地区。

核不扩散条约的使命并没有被忠实履行。致命武器及制造其技术因大国的双重标准被传播到世界各地。致命武器落入恐怖分子之手只是时间问题。

国际恐怖主义凶险异常。国际恐怖主义由个别国家的个别行为开始发展到对亚洲,欧洲和非洲大规模的恐怖攻击。数以百万计的难民外逃,城市被破坏、最有价值的历史古迹被毁灭成为日常现实。

 “冷战”后,世界力量已经重新平衡。四十年来人们的坚守下,世界和平得以持续。

20世纪前半页,核安全条约的成功谈判大大减少了美国和俄罗斯的核武器。地球遭到核武器毁灭的威胁大大降低了。五个核大国宣布暂停核武器实验,并遵守了承诺。

在互信基础上横跨欧亚和大西洋大陆建立起了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各大国相互配合及联合国多边维和行动,许多国际冲突和战争得以解决。我们监督这些成果免于侵害。

因此数以百万计的人为这样的问题而发愁。世界形势走向如何?大国之间的冲突会不会发展到新的长期对抗?哪一个国家会“代理战争”下一个全球性和地区性大国领先的牺牲者?哪一个国家的土地上留有坦克的履带痕和爆弹爆炸声?在哪个国家的孩子死于发射导弹?从哪儿涌现躲避冲突的难民潮?

60多年前著名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伯特兰·罗素发表宣言,就提出

:战争是恶劣、可怕和不可避免的!科学家发问:难道我们要等到人类被消灭才放弃战争吗?

20世纪的人类最优秀的思想家们曾告诫人们,将来的世界战争会用核武器,消灭地球上的所有生命。

他们曾预言,国际冲突不应通过战争来解决。消除战争,是人类文明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世界各国领导应将它提上日程。

在21世纪人类应该大胆的走向非军事化。我们不会有别的希望。否则地球会变成无一人居住的堆放射性废物的垃圾场。我们的地球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因此人类需要总括方案 «21世纪:非战世界»。

 

这是消除对抗、战争流毒的全球行动的纲领性战略。这个文件应明确三大原则。

第一.在任何现代战争不会也不可能会有有胜利者。

第二.在新的战争中不可避免核能、化学、生物等科学基础上发明使用可能导致人类毁灭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第三,和平与安全、互相尊重、互不干涉内政原则是解决国家间争议问题,进行和平对话和建设性谈判的基础。这样的做法应成为全世界解决国际纠纷的基础。

第四.对和平作出合乎逻辑的动作,完全禁止发展和制造大规模毁灭性核武器和此种武器。在这方面的一个重要的步骤已作出。2015年12月7日联合国大会在哈萨克斯坦的倡议下接收建设和平世界宣言。25年前哈萨克斯坦世界第一个永久封闭塞米巴拉金斯克核试验场。这是第一个,世界实践暂时唯一的情况。年轻的国家随后自愿放弃苏联解体的危险遗产——具有世界第四核武器的潜力及其运载工具的核试验场。这个决定鼓励领先核大国暂停核试验。20年前联合国范围内制定并开放供签署普遍禁止核试验条约,但是尚未生效。在哈萨克斯坦地区国际原子能机构主持下建立浓缩铀银行为了发展核能。

第四,完全禁止发展和制造大规模毁灭性核武器,是迈向和平的切实动作。

核安全峰会有重要意义。

第一.现在必须采取全球决议,禁止将致命武器放置到宇宙空间、世界海洋海底和中间水域、北极地带中。制定并执行强制性国际文件以禁止使用科学研究手段制造新型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同样。需要在联合国建立可能被利用来制造和完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科学发明清单。

 

第二,在21世纪创造一个稳定、和平的地理环境,把循序渐渐地消灭战争当为一种工作使命。全球有六个无核武器区,包括南极洲,几乎整个南半球,其中包括拉丁美洲、非洲、澳大利亚和大洋洲。其中最年轻的是中亚无核武器区,由10年之前5个国家共同建立。必须将一切国际力量集中在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区上。1992年哈萨克斯坦发起了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 

在本世纪中27个国家、联合国和其他国际机关参加的该大会已成功地实现了制度化。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国家之间的多方面合作得到良好的成果。南美、南大西洋、印度洋和平区具有很大的潜力。已经积累的经验在专业国际法的基础上可以用来建立大规模人居世界。这其中当然不应该包括具有战争和冲突的地区。所有联合国会员、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成员保证人居世界安全和发展问题。

 

第三.在21世纪要克服军国主义残余,消除威胁全球安全及阻碍广泛的国际合作的军事团体。如果将地缘政治看做大型军事单位,就不免产生对立。作用力必然启动反作用力。军事单位由不同国家组成,有的国家不会认清对世界和安全的责任。另外,为了得到第三国、近邻关系上的优势曾经尝试使用军事管辖权 。因而,对抗情况在全球或各地区不断地上演。因此,在联合国的保护下和平、稳定、信任、安全对抗全球联盟。近10年的主要任务是消除阿富汗、伊拉克、也门、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东部的战争和冲突,解决巴以冲突。当前还面临朝鲜半岛、中国南海海域、北极地带减少等潜在问题。

第四,适应并遵守新的国际裁军条件。取消反导弹系统和常规武器合同限制导致使欧亚大陆的政治空间军事化,这一做法是没有远见的。国防电子控制系统出现故障也可能导致一场新的全球战争。需要联合国商议新载军战略。我们要彻底消除新的威胁网络犯罪,是恐怖分子手里的一种最危险武器。

第五,非战世界,首先是国际金融、贸易、发展领域中的全球公平。在联合国大会第70届会议上哈萨克斯坦倡议制定全球战略倡议-2045计划。该计划旨在消除引发战争和冲突的根本因素。重要的是在平等和公平的基础上获得基础设置、资源和市场的可能,引领新的发展方向。这个计划打算联合国100年周年之前实行。哈萨克斯坦建议2016年召开联合国峰会。峰会上制定防止21世纪发生有害战争和冲突国际法原则,呼吁各方深思熟虑、进行对话、保持克制、理性看待分歧。全球和平不应该变为信息化战争的牺牲品。

21世纪世界需要和平!

 

这是关键问题!

保卫21世纪的和平需要人们像上个世纪一样不屈不挠地战斗。我们要为子孙的未来着想。这需要政府、科学界、商业界、艺术界社会各界,全世界百万人共同努力保护和平免于战争,免于像上个世纪的错误。无所作为或门面功夫只会带来全球性的灾难。

 

出于对未来几代人命运的忧思,我发出《21世纪 和平》宣言。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对人类未来负有重大的责任。作为一个经过命运考验的人、一个经过磨难历练的政治家、一个大胆关闭塞米巴拉金斯克核实验场的国务活动家,我迫切要求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整个国际社会听听理义的呼声。我们必须竭尽所能避免人类遭受致命战争的威胁。在可预见的未来,摆在我们面前的没有比这个更紧迫的任务。